欢迎访问:山东新农村传媒网
济南 青岛 烟台 潍坊
临沂 济宁 淄博 菏泽
德州 威海 东营 泰安
滨州 聊城 日照 枣庄
位置:首页 > 新闻系统 > 党建在线

啦啦我的党员老爸

访问量:235 来源:本站 日期:2023-10-12 [字体: ]

1696841002147768.jpg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啦啦我的党员老爸

作者 | 魏学英



这一天,我去走娘家,一进门就看到我的老爸正在堂屋的正座沙发上坐着。双手捧着建党一百周年时,党中央颁发的“光荣在党五十年”纪念章,在津津有味的自我欣赏。岁月留给他满脸的皱纹都喜得堆成了一朵花,那表情真耐人寻味。我急忙说:“爷(在农村俺魏姓称父亲叫爷),您老人家又在欣赏您那宝贝纪念勋章了。”爷说:“是啊,党中央和习总书记没有忘记俺这些老家伙,这是对俺们这些老党员的肯定和褒奖。我这一辈子为党为老百姓干工作,虽然吃了不少苦,受了不少累,但这一生活得也值了。”
是啊,俺老爸名叫魏庆堂,1936年11月出生在临朐县寺头镇逯家庄村一个贫苦家庭里。由于家中贫穷,一天学也没上,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庄户汉,平凡得再平凡不过了。十三岁就在村里给人家放羊,二十岁就干上了村民兵连长。那时,他年轻气盛、血气方刚,是一位热血青年,一心扑在民兵工作上,率领民兵站岗放哨、军事训练,并积极投入开荒治山、封山造林活动。特别是1958年成立人民公社后,率领青年民兵投入到社会主义建设中来,为建设家乡做出了贡献,多次受到上级领导的表彰。因他始终听党话,跟党走,积极工作,思想进步,二十四岁那年(1960年)他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。自入党那一刻起,六十四年来,他从思想到言行,不掺半点假碴。他在村里先后干过民兵连长、治保主任、党支部副书记等职。一心为党,一心为公,一心为集体,一心为群众,心里唯独没有自家。以身作则,清正廉洁,对工作兢兢业业、勤勤恳恳、任劳任怨,一丝不苟、严于律已,秉公办事,对家庭对儿女要求非常严格,从不以权谋私,更不准家属和儿女搞特殊。做出损公肥私的事来。在这里我就啦几件不徇私情、严格管教子女和出于公心的小事,从中可以起到滴水见太阳的作用。



第一件事是有一年麦收季节,那时候家家都比较贫穷,生活非常困难。我也就八、九岁吧,大人们割麦子,我们小孩子们就跟在后边拾落下的麦穗。等到割完麦子,大人们都挑着麦子往生产队的麦场里运。规定小孩子们拾的麦穗都应该到生产队麦场里交公,过称后安斤两多少记工分。但我多了个心眼,心想:这么几把麦穗交到麦场里给不了一分半分的工分,还不如拿回家去搓搓做麦子饭喝。于是我便故意落在一块拾麦子的小伙伴后边,我瞅瞅无人看到时,便急忙把拾的三大把麦穗抱回了家。中午父亲回到家看见放在家中的麦穗,就问我是怎么回事,我低着头如实回答。父亲听后严厉地批评我说:“集体的东西不能随便拿回家,就是拾的也不行,一律交公。看你是初犯就不打你了,要记住,凡是生产队的一草一木都是集体的,不能占为已有,不准拿回家。记住了吗?"我低着头回答:“记住了。”便在父亲的严厉批评下,乖乖地把那三把麦穗交给了生产队麦场管理员。


640 (14).jpg



第二件是我哥上中学的事。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,学校实行贫下中农管理学校,全称是“贫下中农管理学校委员会”,“简称为“贫管会”。由于“文革”中废除了升学考试制度,学生升学如小学升初中,初中升高中,高中升大学都凭贫管会、村党支部、学校三家共同商量推荐,推荐还受名额限制。我哥从小学六年级升初中时,我父亲正好在村里担任党支部副书记,并分管学校和贫管会工作。在这一年里推荐由小学升初中时,全村只有5个名额,但需要升初中的却有8名。在推荐会上我父亲考虑到,自己是一名村干部,又分管学校和贫管会工作,姿态应当高一些,要把名额让给别人才对。于是便说:“今年升初中名额有限,我家那个大小子年龄还小些,再延迟一年还有机会,今年就先不推荐他了,把名额让出来让给别人家孩子吧。”我父亲刚说完,贫管会负责人和校长就先后发言说:“你家那个学生,在学校的学习成绩和道德品质都是名列前茅的尖子生,他应该第一名被推荐才是。”尽管大家说得天花乱坠,父亲硬是不答应,坚持把名额让给别的同学。就这样,在父亲的坚持下,大家只好忍痛把哥哥的升学名额让给了一名年龄较大的同学。哥哥听到这个消息后哭了一天一夜,在父亲的好歹劝说下才不哭了,只好等到第二年才被推荐上了中学。
还有一件事对我触动很大,也记忆犹新。那是1970年的腊月,俺这邻近村子都有个习惯,就是家家户户都要杀上头猪过年(春节)用。记得是腊月十六这天,雇了名杀猪师傅给俺家杀猪。杀完猪拾掇结束,便伺候杀猪师傅喝酒吃饭。正喝着酒家里跑来了一头大肥猪,这头肥猪跑来后,见到栏门敞开着,就钻到栏里不出来了,赶也赶不走,杀猪师傅说:“趁着我在这儿,把它杀了,咱俩分着吃了算了,如果有人来找,就死咬着说没见就行了。”我父亲说:“做人要正直,咱可不能干缺德的事,这年景谁家喂头猪都不容易。我杀了猪也空出栏圈来了,就先喂着,等打听着谁家跑了猪,或等着失主找来时,再还给人家就行了,也算是行个好吧”。就这样,俺把猪喂到第四天上,失主才找到。原来是邻村季家庄一户郭姓人家喂着两头猪,因过年杀猪逮那一头时,这一头吓跑了。当时由于忙于杀猪,主人也认为猪不会跑太远,也就没顾得上及时找。谁知,这畜牲竟跑出了村子,来到逯家庄俺家里。猪的主人只顾得在本村子里找,没想到它出村串门了。主人打听到俺家之后,父亲便物归原主了。失主千恩万谢,便提出给这几天的饲养费,俺父亲婉言谢绝了。

我老爸年青时积极响应党的号召及各级政府的按排,推着独轮小车,挑着架筐(装土、粪用的筐子带着煎饼卷,积极出伕,参加建水库、修公路、筑塘坝、垒梯田等基本农田水利建设。有时以大队干部的身份去带伕(即带队,每次带伕都是以身作则,身先士卒,亲自参加劳动。干部带了头,群众有劲头,每次都出色地完成任务,凯旋而归。1969年冬季,我县的嵩山水库建设正进行得热火朝天。自1966年开始,全县先后共调集近十万民工,参加嵩山水库建设,我父亲就是其中一员。那时候经济条件差,生活困难,父亲接到参加兴建水库的通知后,便率领着本村十多名民工,推着小车,带着铺盖卷,捎着地瓜干子煎饼和辣疙瘩咸菜就出发了。到了工地上先搭窝棚,窝棚是用木杆搭好房子样架子,再用秫秸(即高梁秸和玉米秸梱梆在木杆架子上,然后再围上草苫子或谷秸苫子遮挡起来,窝棚就搭建好了。窝棚里地面上铺上山草,上级发给苇席铺好后,把铺盖卷往上一放,这就按下家了,第二天大家就投入了紧张的劳动中。




640 (15).jpg


那时候劳动条件差,没有机械,全凭肩挑、人抬、车子推、镢刨、锨铲、手搬,劳动强度大,干起来特别累。当时我们村分配的任务是在山上开石打料石的工作。我父亲天天带头抡锤砸石,打炮眼、装炸药放炮炸石头。然后再把开下来的石块,按标准要求,用锤子和錾子打成料石。在父亲的带动下,民工们心往一处想,劲往一处使,口号是“完不成任务决不下火线”,他们天天超额完成开石和打料石的任务。有一天正开着石头,天下起了小雨,因是小雨大家没有停工,坚持冒雨开石。小雨下到石头上,石头发滑,在搬动石头时,有一块近二百多斤重的大石头从上边滑落下来。这石头眼看就要砸到一位民工身上,父亲眼疾手快,立即跑过去用手托住了往下滚落的大石头。但由于石头湿而滑,还是砸到了父亲的左手上,把大拇指砸坏了,指甲盖都砸掉了下来,鲜血直流。那根大拇指手指头的伤好了之后,直到如今活动都不便,新长出来的指甲盖骨骨嘟嘟的不顺和。就是这样,父亲一心一意扑在党和集体的事业上,兢兢业业干了一辈子,受到了群众的一致拥护和夸赞。
老父亲如今虽然八十八岁高龄的人了,但仍不忘初心,牢记使命,时刻关心着村里的集体事业。经常给村党支部和村委会提些合理化的建议,看到有什么问题及时指出,让他们迅速纠正。村党支部和村委会的同志们,也都非常尊重我父亲,村里有什么大事小情都去和父亲汇报,有什么建设计划、发展意向,都去咨询、请示父亲,请他老人家把把关,掌掌舵。村干部和村民们都夸赞父亲是老顾问、掌舵人。我父亲这一生,一心为党,一心为公,以身作则,大公无私,助人为乐,为群众办实事的事例,真是一笸箩两箩筐,三天三夜也啦不完啊!好啦 ,纸长笔短,至此停笔吧。

冯纯智修改并推荐


上一篇:临涧镇:坚持“三个突出” 推动党员集中培训扎实开展 / 下一篇:没有了!
友情链接
中国政府网 | 学习强国 | 新华网 | 人民网 | 央视网 | 山东省人民政府网 | 中国网 | 齐鲁网 | 网易新闻 | 爱临沂网 | 山东新农村 | 市场信息网 | 中国保护消费者网 | 木业网 | 卓群网络 | 临沂网 |